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庞斑大战秦梦瑶

庞斑大战秦梦瑶


       好不容易逼走了蒙氏双魔,向清秋、云裳和秦梦瑶转身欲行,才走了几步,
走在前头的向清秋突地听到身后云裳一声娇吟,他转回头去,只见娇小柔弱的云
裳双眼紧闭、身子微颤,紧靠在扶着她的秦梦瑶身上。

  「怎幺了,裳妹?」向清秋赶忙要上前搀扶,却被云裳挥手阻住了:「我没
事,清秋哥,只是方才使出初祖剑法,伤了些元气。清秋哥,你先入城和他们会
合好了,有梦瑶小姐陪我,该没事的。」

  看着向清秋的身影走远,云裳这才站直了身子,转而扶着秦梦瑶,而这回倒
是身段修长优美的秦梦瑶站身不住,非得靠着云裳才能站立了。

  「梦瑶小姐,」云裳柳眉微蹙,方才秦梦瑶力退双魔时,她为其意态所慑,
只能歎为观止,但才走了几步,她就发觉不对了,秦梦瑶步履踉跄,似是光走路
都在忍着伤、忍着痛一般,偏偏当秦梦瑶注意到云裳的眼光时,反应却是不由自
主的玉脸微红,那含羞的少女媚态,教云裳不由得想到了个不该有的可能,不得
不装假先支开了向清秋,女人间才好说些不该给男人听到的事儿:「云裳,有个
问题不知该不该问?」

  看秦梦瑶脸儿更红,却没有阻住她再问下去,云裳虽还没听到答案,心中却
已经有了解答:「梦瑶小姐是不是……刚给男人破了身子?」

  心事竟给云裳一口道出,秦梦瑶羞的娇躯发颤,站都站不稳了,修长的身子
偎到娇小的云裳身上,芳心却不由自主地回到了方才的柳心湖边……

  趁着庞斑离开,吸引了种子高手们目光的当儿,秦梦瑶也离开了柳心湖,但
她心悬着十八种子高手,并没有一走了之,而是躲在一旁的柳林当中,暗中观察
着种子高手们的状况。

  看到庞斑扬长而去,种子高手中除了少林程望被杀以外,并没有什幺损伤,
秦梦瑶才刚要放下一口气,突地道心微震,一股强烈的感觉从身后靠近。

  不但没有躲开,秦梦瑶连声音都没有出口,乖顺地任背后那人紧紧地搂住了
她。由于道胎和魔种天然的相吸力量,对庞斑的情况,她可是最了解的一个,从
一入柳心湖开始,秦梦瑶就发觉到了,庞斑表面上四平八稳,像是什幺事都没有
的样儿,体内却是气血翻腾,好像有股强烈的火随时要爆发出来一样。

  这也难怪,道心种魔大法虽能完全转换一个人的气质,可惜庞斑尚差一线,
未竟全功,超凡脱俗的外表之下,仍有一些强烈的负面情绪蠢蠢欲动,加上这些
日子以来,庞斑先是在和厉若海的决战之中负伤,紧接着又面对韩柏、範良极和
风行烈,再加上和乾罗决裂,虽说没能使他内伤加重,但自製力却也在逐渐减退
当中,偏偏方才又对种子高手们动了真怒,忍不住出了手,一时之间心魔大乱。

  秦梦瑶对这些事儿虽不能尽知,却也了然大半,她知道现在的庞斑正渴想着
一阵强烈至极的发洩,如果她避了开去,一股心火无处发的庞斑拚着内伤加深,
也要尽歼十八种子高手。想到这儿,秦梦瑶已下了决定,即使今儿要在这幕天席
地当中给庞斑破去处女身,玩弄的死去活来,也非得护住种子高手们不可。

  虽说是下了决心,可庞斑的手段真是厉害,当他那火热的嘴吻上秦梦瑶玉颈
的当儿,那火热酥软的感觉差点就让秦梦瑶叫出声来,加上庞斑不只是搂着她,
口舌在秦梦瑶敏感的玉颈上游动而已,他的双手早已经滑过秦梦瑶腋下,托住了
秦梦瑶坚挺高耸的双峰,隔着衣裳就揉捏了起来,充满了情欲的手是那幺巨大、
那幺火热,即使隔着衣裳,威力也全不见降低,火辣辣地刺激起秦梦瑶的处女春
情。

  已经下了决心,加上道胎和魔种先天的相互吸引,虽是难掩娇羞,秦梦瑶仍
放开心胸,承受着庞斑那恣意的抚爱,任他一步一步地勾引出她体内的情欲,若
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在场,秦梦瑶几乎可以确定,自己会毫不犹豫地呻吟呼叫,诱
发出男女之间甜蜜动人的本能欲望,和庞斑尽情地享受鱼水之欢,偏偏外头种子
高手们还没走,秦梦瑶残留的神智压抑着高呼的渴望,无声地享受着庞斑那无所
不至的挑情手段。

  也不知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碍事的种子高手们离开,此时的秦梦瑶早已
是钗横鬓乱、衣衫不整、媚眼如丝、眉黛含春,衣上的扣子不知何时已在庞斑的
魔手下敞开,连沾着香汗的里衣都已滑到了身下,一双敏感坚挺的玉峰,毫无屏
障地落入了庞斑的手中,在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秦梦瑶乳上
的蓓蕾已然绽放,虽在暗中,雪白玉乳上那两点娇媚粉嫩的红点,仍诱的人心痒
难搔。偏偏庞斑的技巧还不只此,在春心蕩漾的秦梦瑶默许当中,他的手已滑入
了秦梦瑶裙内,直捣那淫滑湿润的幽谷。

  好不容易等到了外人离开,秦梦瑶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毫无避忌地咿唔
出声:「哎……你……你的手……唔……好……好热……哎……美……美死梦瑶
了……唔……不……不要……那里……那里不行……会……会弄湿的……」

  「就是要够湿……才会舒服……」温柔地吻着秦梦瑶赤裸的香肩,慢慢地吻
向她娇软温热的脸颊,庞斑的嘴毫不猴急,好整以暇地吻遍了秦梦瑶火热柔软的
脸蛋儿和肩颈之处,良久良久,才堵住了秦梦瑶乾渴的樱唇,一阵又一阵甜美温
柔的吮吸,勾得秦梦瑶春心蕩漾。

  她也感觉到了,自己那从未为男人开放的幽谷当中,此刻已是湿滑无比,一
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渐逐渐地滑了出去,加上庞斑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
谷,指头正精巧地勾弄着她勃发的小蒂,如弹奏乐器般地诱发出她狂野的欲火。
知道他已经了然自己的湿滑,秦梦瑶又爱又羞,死命地吻紧了他,深怕再给庞斑
说话的机会时,会听到什幺不堪入耳的话来。

  那一股股的火,已不知在秦梦瑶的体内烘烧了多久,烧的这天仙般的绝色女
子欲火狂升,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暗夜的林中,只见秦梦瑶转过了颀长的娇
躯,四肢八爪鱼般地搂紧了庞斑,菱红娇软的樱唇饑渴地向他索吻,凝脂软玉般
洁净莹白的肌肤染满了热情的晕红,媚得彷似一掐就掐得出水来。

  此刻的秦梦瑶体内被那狂野无比的欲火充的满满的,早已被灼的浑然忘我,
忘却了要护守种子高手们、忘却了自己面对的是魔门出名的巨擘、忘却了要牺牲
自己的心意,现在的秦梦瑶无论身心都完全开放在欲焰的支配之下,只渴想着男
女交合时那美妙无比的欢乐,渴想着男人那勇猛的佔有。

  「哎……」拂去了秦梦瑶象徵性的推拒,搂着怀中欲火焚身的绝代佳人,庞
斑加快了手段,很快秦梦瑶的衣裳已经全落到了地下,她那清纯洁美、修长玲珑
的胴体已完全赤裸地贴上了庞斑一丝不挂的强壮肉体,这种肉贴肉的亲蜜感觉,
惹得秦梦瑶忍不住娇弱甜美的呻吟出声,她知道自己所渴望的就快来了,她纯洁
的处女之身很快就要被眼前的魔门巨擘所夺,在他的温柔和粗暴之中,享尽男女
之间绝美的豔福。

  「不……不要……怎幺……怎幺这样……哎……」原以为自己的处女身就要
在这竹林中献给庞斑,秦梦瑶无论身心都準备好,要迎接那美妙无比的佔有了,
没想到庞斑却没有在林中就干了她,反而是抱着秦梦瑶津液氾滥汹涌的裸体,轻
飘飘地滑过了湖面的空间,落到了方才的小舟之上。

--------------------------------------------------------------------------------
 那明亮的月光,好似唤起了秦梦瑶早给欲火烧化的少女娇羞,加上庞斑那坚
挺粗长的肉棒就在她眼前强硬地颤挺着,配上庞斑那完美的体魄,令人不由得心
摇神蕩,让她忍不住缩起了身子,连一双玉腿也夹了起来,腿间那湿滑黏腻的感
觉,在轻夹之中更为明显了。
  看已热情无比的秦梦瑶突显娇羞之态,偏偏庞斑好似很喜欢这调调,竟不动
手,只是眼光逡巡着秦梦瑶完美无暇的娇躯,那眼光宛如实质一般,轻扫着秦梦
瑶那巧夺天工的胴体,含春的眉梢、白玉般的肌肤、坚挺的玉峰、绽放的乳尖、
修长润滑的玉腿,及轻夹腿间那似有若无、微映着湿润的淡淡乌光,全都没能逃
出他的眼去,娇羞无匹的秦梦瑶只觉自己比方才在林中更能感受到赤裸无依,加
上在月下被庞斑的眼光轻薄,虽没有直接的肉体刺激,感觉却远比方才那肉贴肉
的淫玩更为强烈。

  「哎……」这样一丝不挂地任他观赏,比之他强烈的侵犯玩弄更为难捱,娇
羞至极的秦梦瑶好不容易才想开口求他,不要再看了,尽情的强姦她吧!话还来
不及出口,庞斑已经动手了,他双手托在秦梦瑶臀下,将她的玉腿挂在肩头,那
美妙的幽谷就这样彻底暴露在他眼下,就好像被庞斑用眼光勾着一般,一波波的
晶莹玉露不住外涌。

  被摆布成这完全任君採撷的模样儿,教秦梦瑶芳心里又羞又爱,正当秦梦瑶
含羞渴待的当儿,她的幽谷终于被侵犯了!却不是被庞斑那粗长的肉棒,而是一
条又湿又热的舌头。

  「唔……喔……啊……怎……怎幺会这样……哎……好……好美……啊……
唔……天……天哪……唔……求……求求你……别……别再……那……那里不行
……不可以……啊……」

  一边娇声呻吟着,秦梦瑶娇躯剧颤,一双玉腿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的头,好
像要迫他更深入地挑弄一般。

  庞斑的舌头动的真是灵巧至极,勾挑滑舐吸吮之处,尽是秦梦瑶最敏感最脆
弱的部位,好像光只是舌头这般爱恋情浓地勾扫挑逗之下,就足以令她欲仙欲死
了。庞斑的舌头非但没有带来一丝清凉的津液,反而像是火上加油般,将秦梦瑶
玩弄的浑身发烫,体内那强烈的欲火如同火山爆发般,不断地灼烧着秦梦瑶冰清
玉洁、凝脂软玉般的肉体,灼的秦梦瑶幽谷当中波涛汹涌,浑身香汗沁出,更显
清新妩媚。

  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去感觉、去承受庞斑那超一流技巧的挑情,
秦梦瑶只觉浑身酥软,再没有半分力了,樱唇之中口乾舌燥,饑渴无比的豔媚呻
吟不断从她口中传出:「哎……美……美死我了……啊……怎……怎幺会这幺美
妙的……哎……求……求求你……别……别再弄了……我……唔……梦瑶……梦
瑶受不了了……又……又要流出来了啊……」

  眼看着这冰洁出尘、美绝人寰,犹如天仙下凡的绝色女剑士,已被他挑弄的
欲火焚身,完全受肉欲所操控,再也没有半分矜持,一心一意只渴求着他男性的
侵犯,汨汨玉露不断地从幽谷之中向外沁出,那显然从未被男人赏玩过的美妙幽
穀已被灼得发烫了,又湿润又软滑又娇豔,也不知是被他舌上的口水,还是幽谷
中的清泉浸透的。

  庞斑其实也忍得够了,他 起头来,双手一伸,将秦梦瑶那双坚挺美丽的玉
乳擒在手中,温柔又强力的搓揉起来,胸口轻轻地将秦梦瑶的玉腿顶了开来,秦
梦瑶只觉胸中一窒,一股强烈到无可抑制,似乎要将她体内空气全挤出去的美妙
感觉登时传上身来,就在她沈迷其中的当儿,她的幽谷已经被拓了开来,令她魂
牵梦萦的坚挺肉棒已顺着秦梦瑶的濡湿,勇猛地滑入了她的幽谷当中。

  真的是很痛,幽谷中那几近撕裂的感觉,真的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破开来似
的,秦梦瑶原也知道,处女破身是世上最难耐的疼痛之一,加上庞斑魔功深厚,
那肉棒极其坚挺勇壮,即便是熟擅采补之道的淫娃蕩妇,也未必承受得住,更何
况是她那初开的玉门?

  偏偏庞斑刚才逗弄她也逗弄得太过火了,即使被撑得那幺痛,秦梦瑶竟也在
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快感、一丝充实,那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其实秦
梦瑶也不用这幺做,庞斑的肉棒何等粗壮,虽说她的幽谷竟能完完全全地吞入了
它,却也是贴得紧紧的,再没有一点点间隙了。

  感觉到身下的绝色美女虽是疼痛的夹紧了,幽谷当中却是温柔地啜吸着它,
完全没有一点紧夹的疼痛感,反而更能感觉到肉欲交融的紧贴美妙,庞斑也不由
得震惊了,他搞过的处女不在少数,却从没有人能在甫破瓜时,体内就能如此美
妙的紧夹啜吸,就好像已乐在其中似的。他俯下头去吻住了秦梦瑶微启的樱唇,
双手温柔地在秦梦瑶的乳上搓揉抚爱,肉棒则随着腰部微不可见的扭动,缓慢而
温柔地在秦梦瑶的幽谷中滑动着。

  直到现在,秦梦瑶才知道,为什幺庞斑一定要把自己弄到这小舟上来开苞,
就算是因着她的痛楚,幽谷里面紧紧夹着不动,但随着湖中水波蕩漾,带动着两
人的肉体微弱地滑动着,让庞斑的肉棒能更轻柔、更细緻地在她的穀内滑动,一
寸寸地抚爱过她敏感的肌肤,那滋味之美妙,不但没引发她一点点疼痛,反而像
是温柔无比的轻怜蜜爱一般,一点点地抚去她的痛楚,比之任何手段更能使她快
活。

  慢慢的,随着秦梦瑶的肢体热情地搂上了他,香舌的反应也慢慢激烈,幽谷
里更以美妙无比的力道绞缠着那充满了她的肉棒,庞斑也感觉到了,此刻的秦梦
瑶已逐渐褪去了处女的羞涩,虽说开苞的痛楚未能全消,但她热情的肉体,却已
慢慢地开始享受那痛楚中的欢乐,甚至连那未褪的疼痛,都混在欢愉当中,化为
另一种奇妙的快乐。庞斑原就是此道高手,身下美女虽是羞得不敢开口,但秦梦
瑶肉体的反应,又怎能瞒得过他呢?

  「哎……好……好深……唔……好……好哥哥……你……你的棒子好……好
大……又好粗……唔……虽然痛……可……可是美……美死梦瑶了……哎唷……
啊……好……好哥哥……你……你的大棒子……唔……入……入的梦瑶好……好
棒……好舒服喔……哎……」

  秦梦瑶真的没有想到,这样的话儿竟能从自己端庄娇贵、典雅秀气的樱唇里
叫出来,而且还是在破瓜开苞的头一次,对象更是这魔门巨擘,但那又有什幺办
法呢?

  先不说庞斑的技巧熟娴,总是适切地掌握到秦梦瑶的敏感地带,他的每一下
动作,都能教秦梦瑶魂飞天外,飘飘欲仙,还有这的环境,月下看美女比白天要
美上十倍,更何况是绝色如秦梦瑶,被剥得一丝不挂,心甘情愿地承受着庞斑的
爱抚淫玩,再加上庞斑虽只是善用他强壮粗长的优势,一下接着一下插着秦梦瑶
的幽谷,次次地胀满了她,但随着湖心波纹蕩漾,在直出直入的时候,总会身不
由己地转上几下,贴上原先未被触及的地带,那美妙的滋味,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的了。

  偏偏庞斑并不堵着秦梦瑶那甜美的樱唇,反而是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混着沖
击时的喘息,要她放开心怀,将心田里的欢乐全都呼唤出来,已给插得意乱情迷
的秦梦瑶原只是含羞带怯地软语呢喃,给庞斑诱出了第一句。

  但她却没想到,这种淫言浪语最困难的就是第一句,只要头一句淫蕩话儿出
了口,肉欲的本能自会泯灭理智地驱策着她,让这端庄美女的口中奔出数也数不
清的淫浪话儿,而且随着肉欲的呼唤出口,肉体的稚嫩也会随之消失,让她做出
事前想也想不到的声情动作,此刻的秦梦瑶再也不是平常那洁净出尘的仙子了,
她的胴体似能透出火般地紧贴着他,纤腰圆臀随着湖波蕩漾不住起伏,迎合他的
动作,口中的言语更是愈来愈甜美、愈来愈大胆了。

  「哎……美……美死梦瑶了……唔……啊……好……好哥哥……你的大棒子
……真……真是太厉害了……唔……入……入到梦瑶最里面了……啊……好……
好热……好美呀……啊……啊……好舒服啊……嗯……啊……好……好哥哥……
你……你太厉害……唔……你要……要入死梦瑶了……给我死了吧……啊……我
输了……梦瑶彻底输了……好哥哥……好丈夫……求求你饶……了……啊……啊
……我死了……要死了……我……啊……嗯……啊……好厉害……你……好棒啊
……好亲亲……啊……好哥哥……啊……嗯嗯……啊……嗯……哎……哎……梦
瑶要……爽死了……好爽……好丈夫好哥哥……给我吧……啊……死了……死了
……呜……啊……呜……啊……啊……」

  在一声又一声愈来愈甜蜜的呻吟当中,秦梦瑶只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
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她的幽谷发烫,已不知给庞斑插过了几千几
百次,插的津液纷飞,混着处女落红,那狂野而美妙的滋味令秦梦瑶的血液都沸
腾了起来,等到庞斑射精的时候,秦梦瑶已爽得浑身酥软,当场眩晕了过去......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